中国新零售八大业态

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中国新零售逐渐分化出不同的业态,但所有业态的核心实际上都是要回归商业的本质——通过口碑和渠道将产品更快捷高效地传递到消费者手里,提高消费者和产品的链接效率。同时,只有那些真正传递价值、拥有使命感和愿景的平台才可以走得更远。

微信图片_20210528154421.png

直销

熬过保健品市场“百日行动”,正在回暖的直销业没有想到2020年会再次遭遇“新冠疫情”。直销这种以人际社交为最重要手段的商业模式受到了巨大限制,因此2020年的直销行业也在形势裹挟中积极开展自救,尤其在国家号召“复工复产复商复市”之后,直销行业更是积极有序地在激活消费市场,维护市场秩序,共克时艰。

疫情期间,部分直销企业利用自身资源生产口罩、消毒液等,最大程度地保障生产防疫相关产品,并以公益方式捐赠善款和物资,展现出直销行业的担当与责任。同时,以安利、完美、无限极等直销巨头为代表,他们积极布局线上工具,避免人群聚集,开展直播带货、线上工厂参观,发布市场赋能政策和线上数据工具,增强经销商信心,提升经销商线上运作技能,对稳定销售业绩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之后,直销行业有序开展线下活动,迭代线下业务模式,推进数字化战略。助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

连续经历“黑天鹅事件”和“灰犀牛事件”的直销行业也是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有一些直销企业在大浪之后声称“去直销”来规避或者逃避风险,但在巨石崩裂之时,有人看见恐惧,有人看见了光。所以直销行业整体仍在积极对内提振信心,夯实基础,对外探索融合,互联共生。

新的一年,直销行业仍然面临着巨大挑战,推进数字化、线上线下融合、赋能经销商、提升消费者信心以及合规发展依旧是直销行业重点布局的方向和趋势。

微商

传统微商生态几乎是伴随着微信而同步诞生的,鼎盛时期的微商从业人数突破千万人。然而野蛮生长下的微商盛极必衰,从2017年开始微商已经是举步维艰,到了2018年之后,其境遇更是每况愈下,很多人开始逃离微商。

2020年,传统微商式微仍然是常态。不少微商从业者发现,代理越来越难招,频繁的刷朋友圈交易额也很难继续提升,甚至明星代言、电视广告都没有了以前的效果,很多大品牌开辟微商,却难以盈利,而多层次代理模式也时常卷入“涉传”风波。无数微商公司只有被迫转型或者直接倒闭。

当然,有一些幸存的微商企业,依靠的是前期大量“烧钱”塑造起来的品牌知名度以及打造线下店铺营造的信任感,但仍然时常会陷入产品暴雷、涉嫌传销等公众质疑中。

未来微商的发展趋势一定是回归零售的本质。要获得更好的发展空间,就要寻找精准化的消费群体,提供独特风格和差异化的产品。产品体验感强、新奇、决策成本低、物流成本低、单品少、利润空间大、复够率高都是符合微商产品的主要特点,同时在宣传过程中避免夸大宣传。

另外,在分销渠道上,要符合国家政策要求,避免陷入“涉传”风险,不对代理做洗脑式营销,不诱导代理盲目囤货,确保规范经营和有序发展。

播商

直播带货大概是2020年最受关注的热点词语之一。

这种销售形式火爆的原因是多样的,新生代的消费群体成长于短视频、直播兴起的时期,更青睐直观、互动性强的消费方式,且更适应移动端的线上消费;相较于传统线上店铺商品的图文讲解,直播电商内容形式更加优化,表现形式更加专业、趣味和玩法多样;加上5G、硬件设备等技术的不断迭代,也为直播电商提供了更多发展的可能性。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受疫情影响,餐饮、旅游等传统消费几乎停摆,而直播带货等“宅经济”则风生水起,“直播带货”深深地渗透进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

而后在国内疫情防控常态化,国外疫情却日益严重之时,“直播助农”“出口转内销”等国家扶持政策又陆续出台,各大电商平台大力推进,“直播带货”这把火在2020年烧得更旺了。据艾媒数据显示,国内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从2017年190亿元迅速增长至2019年的4338亿元,2020年预计规模超万亿元。

但在2020年下半年,由于用户审美疲劳,直播带货出现一个调整期。直播带货中发生不少售假现象和产品质量问题,以及高退货率问题也依然存在。因此,针对直播带货的一些民意反馈和监管意见也在提上日程。

未来,直播带货确实会成为一种常态化的销售方式,直到新的、更有效率的销售方式出现取代它。但是说到底,直播带货只是一种销售方式,而一场成功的销售,仍然是“好品牌+好产品+好销售+好的顾客体验+好的售后服务”等多种因素一起推动的结果。

企业方不要想着仅靠直播带货就弯道超车,主播不要想着依靠直播一夜暴富,消费者更不要想着在直播间等着“天上掉馅饼”,未来各方都应该保持更加理智的态度对待这一行业的发展。

拼团

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消退,用户流量增长放缓,后流量红利时代,低线市场成为电商新的增长点。而以拼多多为代表的拼团电商则迎来了更好的时代。

随着整个社会的消费升级,在拼团电商去中心化加剧的同时,低价高质量的货品更受追捧。三、四、五线城市以及家庭主妇、工薪阶层,还有一些刚入门的农村电商用户,这些群体对于价格较为敏感且数量庞大,对于拼团电商来说,市场开拓空间大。2020年拼团电商布局消费分级市场成为趋势,尤其是2020年3月淘宝特价版App正式上线,以对抗拼多多的姿态杀入,让拼团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随着拼团市场的发展壮大,消费者观念的转变,拼团电商用户需求与要求也在逐渐提高,而拼团电商行业发展却缺乏完善的监管制度,当前拼团商品仍以价格低廉为核心,导致出现用户需求与平台发展不匹配的问题,从而遭遇用户信任危机。

未来,拼团电商用户量仍会处于持续增长阶段,在面对用户不断提高的商品质量要求时,各拼团平台应及时升级品控级别,加强自身管理与渠道建设,满足客户服务保证产品品质,提高行业准入门槛,摒弃“野蛮生长”的模式,优化商品质量,将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打造良好的品牌形象,才能保持长久发展。

社区团购

2020年初,受新冠疫情影响,无接触配送的社区团购成了保障民生的一个重要渠道。也是因为疫情,培养了消费者新的购物习惯,社区团购迎来了井喷式的爆发期。

社区团购的第一波投资热潮在2018年,行业半年内融资金额高达40亿元、新玩家不断进场。然而过快扩张和无序竞争导致大批企业资金链断裂,行业陷入低潮。

但2020年疫情大幅加快了消费者培育的步伐,社区团购业态的价值被重估,业态龙头获得融资,新兴线上巨头积极布局。展望未来,原有龙头企业已磨炼自身两年有余,而新入场者则拥有充足的资金,短期内市场竞争或将快速加剧,新一轮“烧钱大战”即将开启。

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预计达720亿元,到2022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或将达1020亿元。可以说,2020年初,社区团购在帮助困顿在家的百姓中活出“新生命”;2020年末,社区团购在互联网巨头的纷纷入局厮杀中成为百姓讨论的新焦点。

社群团购

社群团购模式主要指的是依托微信社群,进行产品销售信息的发布,让群友看到更多的选择,刺激消费转化订单的团购模式。

社群团购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些专业平台,而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发生,一些品牌商家销售产品的方式也从过去的线下实体营销、网络商城营销转变为线上、线下、社群三合一的综合模式。

社群团购对于积累私域流量非常重要。因为社群团购就是让一些有共同消费目标的用户一起购买某些产品,所以能给商家积累很多用户,从而在社群中推广吸引用户购买,逐渐培养起消费习惯。

虽然社群团购的模式看上去很简单,但这种模式之下,有没有好的产品,能不能持续推出更多更好的产品,成了制约社群团购发展的咽喉。目前,很多社群团购平台的供应链架构不完善,或没有成熟的供应链管理架构。如何通过优质供应链、敏捷供应链改善消费体验,成为未来社群团购平台需要解决的痛点。

综合来看,社群团购市场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而做好社群团购的核心问题,仍然在于团长的选择和供应链的稳定。团长的推广能力和社交能力决定了平台的裂变速度,而供应链的稳定决定了平台的运营成本,以及客户的长期留存。

会员制电商

会员制电商其实是传统微商模式的一种升级和进化。

早期传统微商模式下,个人店主需要自己完成从商品采购、定价到销售一整套流程,相对门槛较高;朋友圈暴力刷屏、洗脑式发展下线以及假冒伪劣产品也透支着公众的好感与信任,传统微商的模式广受质疑。

在会员制社交电商模式下,店主不介入供应链,仅承担获客与用户运营的职责,由平台提供标准化的全产业链服务,店主只需要分享和推荐就可以获得收入。

从平台获客的视角考虑,会员制社交电商平台通过有吸引力的晋升和奖励机制,依靠店主进行拉新和商品推广,能有效降低平台的获客及用户维护成本。另一方面,会员用户(店主)自己在平台购买商品也可以享受一定的价格优惠,这样的机制设定能够有效提升平台会员的活跃度、粘性和忠诚度。

2020年,会员制电商平台发展良莠不齐,一些平台因为拥有众多融资而上市,另一方面因为会员制电商通常会设置多个层级的会员体系,所以不少平台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也因此经常被市场监管部门“开出罚单”。

未来,如何有效转换源源不断裂变来的流量并激发消费者购买欲才是会员制电商平台应该重点考虑的问题,毕竟电商的本质最终仍然是销售产品。

淘客电商

淘客电商实质是淘宝网等大型电商平台的导购型电商平台,主要是通过合理科学地对消费者进行网上购物引导,从而对卖家产品产生推销效果,由此形成了卖家支付佣金给导购平台、导购平台为卖家引流的商务模式。

目前,淘客主要分为内容导购与价格导购,前者以详尽的产品介绍为主,后者则以价格优惠为主。

在内容导购方面,抖音和小红书占据了很大的流量。2020年抖音直播带货的火爆补充了短视频内容植入的无社交短板;小红书、知乎好物等给用户提供可读性高价值的内容,抓住用户消费心理,勾起用户购买欲望,做到润物细无声。

而在以价格导购中,好省、花生日记等返利APP吸引了众多会员。他们大多以“自购省钱,分享赚钱”为主要模式,在消费者对平台进行分享与推广的过程中,可以获得积分或现金返利。由于这个分享过程是基于每个消费者的社交圈,其体量一般较为庞大。但是也因为分享而产生的层级,时常被曝“涉传”。

未来淘客类电商最大的挑战一方面来自外部的监管和规范,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在于自身如何提升服务用户的能力,如何从货品、供应链、技术、运营及数字化等全方位去赋能用户。